首页 > 公共栏目 > 智库 >

儿童心声:要“听见”更要“听懂”

2024-06-03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者按

有人说,和孩子相处,陪伴是标配,倾听是高配。

很多时候,一些亲子矛盾和孩子的教育问题,正是源于父母不懂倾听,没有了解孩子内心真正的想法和需求。

只有父母愿意去理解孩子,耐心倾听孩子的心声,搞清楚孩子深层的行为动机与心理需求,才能及时做出相应调整,给孩子提供恰到好处的帮助,问题也就迎刃而解。否则,只会使问题越积越多,矛盾越来越大。

孩子有上百种语言,每一种都应该被聆听。童年有上千种色彩,每一种都应该盛开。我们希望,家长们学会倾听孩子的声音,走进孩子的内心,尊重每一个生命的不同,关注孩子的真实需求,挖掘孩子的无限潜能,帮助孩子成为自己,一个完整幸福的自己。

在一节小学四年级的课堂中,老师请孩子们说一说自己眼中父母最大的特点。

“很爱干净”“爱玩手机”“做饭好吃”“脾气不是很好”……一个接一个的回答引起孩子们认同地点头和小声讨论,直到小峰说出他的回答后,全班都齐刷刷地向他投去了羡慕的目光。9岁的小峰响亮地说:“我的爸爸妈妈,最大的特点是他们都非常爱我。”

“爱是孩子成长的基石。”四川省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首席心理专家、成都市预防医学会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袁茵说,这份能让孩子感知到的“爱”,表明他是被陪伴、被关注的,也是被倾听、被理解支持的。

“聪明的‘聪’字是‘耳’字旁,孩子们都明白,要想聪明,先学会倾听。”已在小学从事一线教学33年的李洁说,作为老师,她和孩子们朝夕相处时,就是一个讲述和倾听角色互变的过程,这不只是师生之间,也是家长与孩子之间实现有效沟通、促进成长的快速通道。

“然而,很多家长通常只要求孩子听大人的话,却从未认真地去听孩子说话。”浙江师范大学儿童发展与教育学院副教授刘宝根指出,孩子的健康成长需要一个“儿童友好型”的家庭和社会。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长是儿童本位的重要践行者,而倾听儿童则是尊重和理解孩子最直接的表现。

快乐自信的孩子

——被“听见”的儿童

小峰生长在一个普通家庭,一家人居住在一个9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是街坊邻居们公认的和睦之家。彼此倾听、彼此尊重,是这个家庭保持和睦的基本方式。

“孩子爸爸平常并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与孩子总能进行长时间的交流。”小峰的妈妈回忆,在小峰还上幼儿园时,有一次,孩子突然说了句脏话,爸爸立刻严厉制止,并将小峰带至一个安静的地方,与其认真聊了一两个小时。小峰的妈妈则喜欢听孩子讲述在学校里的事情,她也会和孩子分享她在工作中、生活中遇到的有趣的事,两个人总有说不完的话。这也是父子俩、母子俩一直延续至今的引导和交流方式。

在这个家庭里,每一个成员都是彼此的倾听者和支持者。小峰的父亲想辞去一份稳定工作成为自由职业者时,小峰和妈妈一起耐心倾听他辞职的理由和对未来的规划,并予以支持。小峰学习成绩不尽如人意时,父母在与小峰积极沟通和认真观察后,决定可以让他暂时做一个“快乐的学渣”。

在小峰父母看来,小峰身上有很多优秀的品质,善良、真诚、能很好地控制和化解负面情绪……这些优点,在李洁老师看来,是总能被倾听的孩子普遍拥有的特点。“他们对身边人充满信任。内心纯善,积极主动,充满能量。注意力、理解能力、记忆能力、反应能力都比较强。”李洁总结道。

李洁已陪伴了五届小学生成长,并接触了上千个家庭,曾获得首届全国百名班主任之星、成都市优秀青年教师等荣誉。“有一个会倾听的父母,是孩子最大的福气。”李洁说,一般会倾听的父母也拥有一些特点,比如,大人是榜样,会以身作则,夫妻之间能彼此倾听等良好的习惯。在家里会设置比较固定的场所和倾听交流时间,交流的方式不只是语言,还会共同定家规、写书信、做留言条等。父母会主动走进孩子的世界,成为陪伴者、赞美者、支持者和分享者。

“孩子需要我们回应和了解他们的感受,倾听就是接纳当时孩子的感受,是让他们积极地思考和面对问题。”在3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令李洁最难忘的是学生小琴。

小琴是五年级时从外地转来的学生,性格比较内向,也有一些不太好的生活习惯,受到同学们排挤。李洁家访后得知,主要原因是孩子缺少父母陪伴。在与家长沟通后,父亲开始关注小琴并给予充分的陪伴和交流,当发现孩子喜欢写作,作文写得不错后,父亲与老师及时给予肯定,并在班级、学校充分展示,孩子慢慢获得了自信,之前出现的问题也随之好转。

曾经优异的失足少年

——被忽略的儿童

“缺爱,缺少监护人的陪伴,被忽略,不被家人理解,是我接触到的这群孩子的普遍特点。”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负责人,已在未检岗位工作了十余年的李鸣口中的“这群孩子”,是走上犯罪道路被送进司法部门的未成年人。

“95%以上都有监护不当问题。”李鸣讲述,她负责并一直关注的一起案件中的未成年人,令她又悲又喜。

小军家境良好,小学时成绩优异,还担任学校的大队长。父母为了做生意带着小军来到彭州市,接连转学,后家庭出现变故,父母把他交给爷爷奶奶抚养,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中,没有人去关注倾听小军的想法。最后,老人无力监管,小军初二辍学,开始“混社会”,在一次斗殴中重伤他人。

李鸣讲述,在与小军交流时,她感受到小军认为父母已经放弃了自己,所以开始自暴自弃。“他说,直接给我判死刑吧。”李鸣回忆,直到爷爷来看他,告诉孩子,他要去打工赚钱给受害人付赔偿金,让小军好好表现,等他回家。看到爷爷对自己的不离不弃,小军眼里才有了光芒。

小军过生日时,司法部门请来小军的父母,父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职,开始关注小军,注重与小军交流了解他的状况和需求,如今小军已正常融入了社会生活。

“父母只要有一点点改变,孩子就会有很大的改变。”身为一直致力于保护和关怀未成年人的彭州市人民检察院“亮晶晶·牡丹希望家园”的负责人,李鸣说,这是她多年来最大的感受。当他们向家长发出家庭教育训诫书,开展亲职教育或家庭教育课堂后,家长若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当,并努力做出转变,最后的结果都比较好。

在袁茵接诊的病例中,有很多家长认为是鸡毛蒜皮的日常小事,没有注重倾听和理解孩子的心声,导致孩子出现了心理障碍。

袁茵讲述了一个故事,小容从小学到初中一直表现突出、成绩优异还是班干部,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爱和认可,一直生活在聚光灯下。

在一次班级事件中,小容并没有参与,但老师批评她没有承担好班干部的职责,这让小容深感委屈。回家后她向父母倾诉,父母认为这是小事,于是站在了老师的角度敷衍了几句,忽略了小容的感受和情绪。没想到不久后小容成绩下降,并出现头痛、心慌、胃痛等躯体症状,父母这才意识到孩子可能出现了心理障碍。好在家长发现问题及时,积极配合医生进行调整,小容很快好转,又回到了学校。

倾听是互动的前提

——去听“见”儿童

“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都是在与家长的不断互动中完成的。”袁茵说,孩子的智力需要发育成长,自尊、自信、自爱等积极的自我认知将渐渐形成,对情绪的自控力以及与他人、环境等良好的互动能力逐渐发展,最后成为一个独立的拥有良好人格的身心健康的人,这一系列的成长需求,均需要在和家长的互动中去培养形成。

倾听孩子,则是互动中的必要条件。袁茵提出,从孩子出生的第一声啼哭,家长对孩子的倾听就已开始。婴儿时,听到他的每一次啼哭,就了解他的需求;会走路说话后,他的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话,都表达着他要适应这个世界。而有的更多需求和能力发展,家长要去观察、倾听、了解并给予基本的满足;再往后的各个成长阶段,孩子在生理和心理上均有不同的成长需求,家长只有通过倾听才能读懂并积极回应。

“孩子成长的每一个阶段,家长都应以倾听为主。”袁茵说,如果缺失了陪伴和有效倾听,生理和心理上未发育完善的孩子,就会出现问题,有的甚至导致严重的后果。

李鸣在实践中也发现,当她帮扶未成年人时,只要帮助父母、监护人补上倾听这一课,与孩子建立起良好的沟通等互动关系,未成年人曾出现的问题就会渐渐化解。

此外,李鸣在工作中,还常常告知父母,去倾听了解孩子,是法定的责任。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在处理涉及未成年人事项应当符合的要求中,明确指出,要“听取未成年人的意见”;在家庭保护章节,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履行的监护职责中,明确指出要“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状况和情感需求”;在家庭教育促进法中,则再一次强调了“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实施家庭教育,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智力发展状况,尊重其参与相关家庭事务和发表意见的权利”。

“在倾听中成长的不只是孩子,还有家长自己。”刘宝根在《倾听,让我们更懂孩子》一文中指出,一方面,家长可以通过倾听了解孩子的需要、认知、想法,从而与孩子有效地互动,帮助他们成长;另一方面,孩子是天生的科学家、哲学家,通过倾听,家长会发现孩子很多时候会比我们想象得更聪明,他们提出的一些疑问会让我们重新审视生活的方式和意义。“一位善于倾听孩子的家长,也一定是不断成长的学习者。”刘宝根说。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莫过于有眼睛却发现不了美,有耳朵却不会欣赏音乐,有心灵却无法理解什么是真。不会感动,也不会充满激情……”小峰的父亲告诉中国妇女报全媒体记者,这段文字出自一本充满童趣的书《窗边的小豆豆》。他认为:“每个人都需要被倾听,甚至每一种生命都需要被倾听,这是生命延续、万物生长的基本规律。”

“但是为什么有的人在工作和生活中,总是会用心倾听自己的上级和朋友,却不会真诚倾听自己的孩子呢?”小峰的父亲说,家长们需要反思,你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人了吗? 你是否真正蹲下身处在孩子的高度,以孩子的视角看世界,用孩子看你的视角去看他?

平等交流

——去听“懂”儿童

小峰父亲讲起他和小峰的一次冲突。一天,他以为小峰在写作业,却发现孩子在玩手机,一气之下就没收了手机,还很生气地质问孩子,小峰一急就哭了。小峰父亲意识到此时双方都处于情绪失控状态,就回了房间,并告诉小峰想好后来找他。

“人在情绪失控时,交流都是无效的。”小峰的父亲说,但很多家长看到孩子因为犯错哭泣,还会不停地指责,“不许哭,你错了你还哭,你还有理了?”他说,孩子不正是意识到自己错了才哭?你不许孩子情绪输出,是否也该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小峰的父亲说,当孩子主动来找他时,他首先与孩子共情,问他是不是感觉委屈? 因为什么才会拿起手机? 当得到孩子的认同后,听孩子讲述事情的过程,了解背后的原因后再与孩子一起商量解决的办法,共同做好约定。

商量,也是李鸣认同的亲子间互相倾听并建立有效沟通的好方法。她在帮扶未成年人家庭时,就常常让孩子和家长一起就事论事互相商量,并写下约定,各自签字。

“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明确了要保障孩子的参与权。”李鸣说,在家庭教育促进法中,更是直接明确了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智力发展状况,尊重其参与相关家庭事务和发表意见的权利,可以合理运用的方法:如亲自养育、加强亲子陪伴;相机而教,寓教于日常生活之中;潜移默化,言传与身教相结合;尊重差异,根据年龄和个性特点进行科学引导;平等交流,予以尊重、理解和鼓励;相互促进,父母与子女共同成长等。

“伏尔泰说:耳朵是通向心灵之路。”李洁注意到,现在家长普遍意识到要去主动倾听,但在态度上仍旧无法“放低姿态”,做到家庭教育促进法中所强调的“平等交流”,甚至倾听时都难以认真专注地看着孩子的眼睛。

李洁总结了一些她接触到的善于倾听的家庭的做法,她建议,在生活中注意培养倾听习惯,边听边推断,边听边记忆,边听边明辨,边听边组合,并注重倾听后的反馈,让家庭教育和引导能够回环。“倾听不仅仅是一种沟通技巧,更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李洁说。

“平等相待是一切倾听方法的前提。”袁茵也强调,要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可以平等对话的人,可以用孩子听得懂的话,争取站在一个平等水平上去与他沟通。

袁茵讲述,很多家长求助时反映,很想听孩子说,但孩子就是不愿与家长说,特别是青春期的孩子。“孩子的每一次表达都是他需求的表达,当孩子不想和你说时,大多是因为他曾经的尝试都失败了,需求得不到正向回应。”袁茵提示,这时,家长应该反思,是否把注意力放在了孩子身上? 是否耐心地、客观地、平静平等地听完孩子的讲述? 没有打断他,没有居高临下地说教? 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也足够重视地去感知他的情绪和需求?

对此,刘宝根也指出,倾听的关键不只在“听”,更在于真诚、耐心地“去听”;不只“听声”,还要做到包括语言、动作、表情在内的“听见”;不只“听见”,更要“听懂”。

如何成为一个倾听者? 刘宝根建议,家长要做到“三要三不要”:要安排专门的时间来倾听,要真诚、耐心地倾听,要注意倾听所有的语言;不要强迫、不要随意打断、不要随便评判。同时,倾听之后,要有积极的反馈,能与孩子共情;要有积极的回应,来进一步激发孩子的表达,才能真正地读懂孩子。

(文中所有儿童用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