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女性维权行动促性暴力法律改革

2020-03-25 13:08:48来源:中国妇女报

    印度黑公交轮奸案4名罪犯终被执行绞刑

    强奸立法的刑事惩罚力度更大,少年司法将按成人量刑标准的年龄从18岁降到了16岁,并设立了处理强奸案件的快速法庭。

    3月20日,2012年印度黑公交轮奸案4名罪犯在首都新德里一所监狱被执行绞刑,长达7年多的黑公交轮奸案终于尘埃落定。

    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度国内普遍认为这是“正义的胜利”。德里妇女委员会主席斯娃蒂·马利瓦尔说,罪犯被执行死刑是整个国家的胜利,希望受害者得以安息。受害者母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尽管来得有些晚,但她女儿终于得到了公正对待。

    印度总理莫迪发推特说,“正义胜了。女性的尊严和安全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我们需要一起努力,建设我们的国家,让赋权女性成为焦点,性别平等和机会均等成为重点。”

    该案曾被媒体广泛报道,在国际上引发强烈关注,并在印度国内掀起一场女性维权行动浪潮。

    恶性案件引发全国抗议

    2012年12月16日,印度新德里,23岁的印度医学院女学生乔蒂·辛格(Jyoti Singh)跟一个男性朋友看完电影后搭乘私人运营的公交车回家途中,车上的6名男性(包括一名17岁未成年人)将这位男生打晕,将乔蒂轮奸。乔蒂激烈反抗,遭到这些人的残忍折磨,后昏迷的乔蒂和她的朋友被扔下车。虽然经过各种医学努力,甚至被送到新加坡进行治疗,但这个女孩还是在13天后于12月29日不幸去世。

    北印度女性安全一直是个挑战,这一恶性事件的发生很快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因为法律不允许对性侵害被害者报道真名,媒体给她的化名是尼尔巴娅(Nirbhaya),意思是“无畏的”。(乔蒂死后,她父母为激励更多人而决定公布真名)。

    媒体于事件发生两天后开始了首次报道,然后警察开始行动,于当天逮捕了司机和他参与犯罪的兄弟,并开始搜寻其他4名嫌疑人。

    媒体报道后的第二天,有少数抗议者到德里首席部长迪克希特的官邸前抗议,她们主要是学生和德里地区活跃的女性维权组织成员。但迪克希特在官方回应措辞中,暗含着“女性深夜走在德里街头是冒险举动”,激起了民众本就对政府执法不力的更大愤怒。

    12月22日和23日,对政府保护女性不力大为不满的人们终于大爆发。成千上万的女性,拿着蜡烛到印度门静坐。刚开始仅是年轻人,到了周末,中年人也加入她们,他们拿着标语,表达愤怒和抗议。

    人们最初的抗议是“要求政府更好保护女性安全”,后演化成对警察执法不力的不满。一些情绪激动的参与者,与维持秩序的军警人员发生冲突。《今日印度》12月23日以“印度门变成了警察和示威者的战场,政府呼吁和平”为题予以报道,从中可以看出,事件现场的激烈程度。到12月24日,印度时任总理辛格发表声明,呼吁人们冷静,承诺政府会采取最严格最有力的措施来保护女性。

    然后媒体继续挖掘被害人家庭的情况,发现乔蒂并不是来自中产家庭,而是来自北方邦比较贫困的家庭,她还有两个弟弟。她的父母支持女孩接受教育,卖了地搬到德里,让孩子接受教育,他们为自己的女儿考上医学院而骄傲。媒体还报道了这个女孩所遭受的非人暴力,更激起了人们的愤怒。让人心碎又令人愤怒的细节,将整个事件进一步引向女性社会公平方面的探讨。走上街头的,不仅仅是女性,还有那些关注自己妹妹、女儿未来的所有人。

    警察很快逮捕了6名嫌疑犯,司机在审前羁押期间自杀,另一名未成年人适用少年司法,被送到少年教养所改造3年,这是少年司法允许的最长时间。对其他4名嫌疑人,在强大的社会压力下,具有严重拖延症的印度司法,也进入了历史上少有的高效。直到今天,印度拖延10年以上的刑事案件仍有181万多件,而这个案件,却迫于压力,于2013年9月10日宣判4人有罪,只用时9个月,堪称印度司法的奇迹。另外值得关注的是,在印度每年判处死刑以个位数存在多年的背景下,这4人也在社会压力下均被判处死刑(绞刑),几乎占用了当年所有的死刑名额。

    催生一系列反强奸改革举措

    英国电影人雷思丽·尤德文将这一残忍的案件,通过访谈施暴者及其家属、律师,受害人的家属及相关人员,制作了纪录片《印度的女儿》,计划在2015年3月在德里电视台放映。从施暴者及其律师的观点可看出,他们对女性的偏见很深,如一个施暴者说,“如果她不反抗,她就不会死”;他的律师更极端,认为未婚女性不应该单独见男性,不应该夜里独自在大街上,至少他不会允许他的妹妹这么做。德里警察局听到纪录片播放计划后,随即向德里高院申请禁令,理由是该影片的播放会再次引起严重的社会动荡,德里高院支持了德里警察局的申请,予以禁止播放。

    虽然纪录片不能被播放,在强大的公众压力下,一系列有关反强奸的立法和司法措施开始出台。印度最高法院大法官维玛于2012年12月23日成立一个委员会,来审查印度强奸类立法,并于2013年1月给出了一系列的建议,包括强奸案应该严惩及快速审判等多种建议。

    后来,德里警察局增加了更多女性警官以强化执法中的性别敏感性;德里夜间增加了警力和巡逻;所有警察都要参加性别意识培训;强奸立法的刑事惩罚力度更大;少年司法将按成人量刑标准的年龄从18岁降到了16岁。德里政府还要求所有出租车和突突车司机参加性别意识培训。

    根据维玛大法官的建议,印度设立了强奸案审判快速法庭,到2019年已经设立664个,计划到2020年底达到1023个,以处理积压的9万多个强奸类案件。

    更重要的是,性别暴力已经成了一个公共话题,强奸案的报案数大幅增加,如2012年德里只有706起强奸案报案,到2013年达到了1441起,增加了一倍多。

    近年来,在印度死刑执行非常罕见。2005年到2017年的13年间,印度被执行死刑的只有4人。该案中被判处死刑的4位施暴者用尽各种程序求生存,在印度总统最近拒绝了对这4名施暴者的特赦请求后,他们已用尽了所有法律程序。印度地方法院第四次发出死刑执行命令,这4人于2020年3月20日终于被执行绞刑,受害者家人和公众终于等到了正义。

    (作者系印度金德尔全球法学院副教授、金德尔全球大学印中研究中心创始主任)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