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最高检表示“一号检察建议”还要“没完没了”跟进 加大对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打击力度

2020-01-20 10:01:34来源:中国妇女报

           真正形成政治、法治和检察监督“三个自觉”

    助推各职能部门依法履职,更好地促进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

    进一步推动“一站式”询问救助办案区建设

    着力解决因询问方式不当或反复询问造成未成年被害人“二次伤害”问题

    促进解决现存社会问题是未成年人检察工作重中之重

    办理未成年人案件必须摒弃“就案办案”的错误思想,把标本兼治贯穿全过程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1月18日在全国检察长会议上表示,“一号检察建议”还要“没完没了”跟进,持续督导落实。要结合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加大对侵害未成年人权益犯罪打击力度。对成年人拉拢、迫使未成年人参与犯罪组织的,一律从严追诉、从重提出量刑建议。这要作为一条司法检察政策来落实。

    督促落实“一号检察建议”的本质要求,是把未成年人保护有关法律规定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从全国检察长会议获悉,2018年最高检针对校园性侵问题,向教育部发出第一号检察建议,各地检察机关迅速跟进、督促落实。这个建议真正落实了,能让更多孩子免受不法侵害。

    据介绍,2019年检察机关联合教育部门查访中小学校、幼儿园2.5万余所,最高检与教育部赴8个省市调研督导、实地检查26所学校,从校园性侵强制报告、女生宿舍封闭管理等入手,推动健全未成年人保护法网;四级检察院3000余名检察长、2.2万余名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

    1月19日,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张军再次强调,要“没完没了”抓好“一号检察建议”监督落实。督促落实“一号检察建议”的本质要求,是把未成年人保护有关法律规定不折不扣地落到实处,真正形成政治、法治和检察监督“三个自觉”,以性侵案件为切入点、突破口,更重要的是以“一号检察建议”为牵引,助推各职能部门依法履职,更好地促进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

    “‘一号检察建议’的落实,我们做了很多延伸的工作,有些可能不一定是检察机关的具体职责。”张军说,但是性侵未成年人案件还很突出,我们有责任助推地方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学校持续认真抓好落实,促进法治校园、安全校园建设。通过一年多来的狠抓落实,各方面对抓实“一号检察建议”工作评价很高,期望也很高,但落实中还存在不少问题。

    张军介绍,最高检会同地方政府、教育部到一些地方调研督导,最高检巡视组也进行了反馈,各地落实“一号检察建议”的情况都有死角、差别很大,关键还是走深、走心、走实。

    张军说,我们去陕西、河北调研后,陕西省委副书记主持召开专题会议推进“一号检察建议”落实,全省各地市由党委副书记牵头开展为期一个月的专项督导;河北分管教育的副省长和省院检察长晚上到学校暗访。各地检察机关都要这样,更加务实地努力把“一号检察建议”做到刚性。对于不落实、落实不到位的,要向党委、人大报告,配合政府推动落地见效。

    2020年底前各地市至少建立一处“一站式”办案区

    1月19日,在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会议上,张军表示,要进一步推动“一站式”询问救助办案区建设,着力解决因询问方式不当或反复询问造成未成年被害人“二次伤害”问题。2020年底前,各地市要至少建立一处“一站式”办案区。

    “这项工作要会同公安机关、妇联等部门一起来做,最高检也将会同公安部、全国妇联等单位共同推进。”张军说。

    据介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呈上升趋势,尤其性侵未成年人、砍杀无辜学生等案件时有发生,引起全社会强烈愤慨。

    “司法实践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往往关注较多,而对未成年被害人有时关注不够。”张军说,因此,积极践行双向保护理念,是新时代、新形势下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应当注意的重要方面。

    张军指出,当案件双方都是未成年人时,无论是惩治还是预防,无论是刑事追诉还是民事处罚,都要注意充分保障未成年被害人合法权益。对符合法定条件的轻微刑事案件,要发挥检调对接平台作用,用好司法救助,让未成年被害人及其家庭感受到检察司法温暖,促进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有效化解矛盾,也有助于涉案罪错未成年人更好改恶向善。

    上海建立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库及入职查询制度筛查出26人

    1月19日在全国检察机关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会议上,张军介绍,针对性侵犯罪重犯率高的问题,浙江、上海、重庆、广东等地检察机关会同有关部门,探索建立性侵违法犯罪信息库及入职查询制度,效果非常明显。“上海筛查出了26人,这不就把这些潜在的‘大灰狼’拒之门外了吗!”

    张军指出,所有未成年人案件背后都有更为广泛、深刻的社会问题,促进解决存在的社会问题更是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的重中之重。办理未成年人案件必须坚决摒弃“就案办案”的错误思想,把标本兼治贯穿全过程。

    张军介绍,比如,针对未成年人遭受侵害发现难、发现晚的问题,湖北、福建、河南等地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教育、医疗、民政以及村(居)委会及其工作人员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不法侵害的,都有报案的义务。这不就是未成年人司法保护“110”吗!

    “这两项制度都已被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吸收,最高检正在会同有关部委积极推动落实,要尽早更加有效地建成全国层面的制度机制。”张军说,这两项工作不能等,要向党委、政法委报告,协同有关部门一体推进落实。

    今年要积极办理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等领域公益诉讼案件

    1月18日在全国检察长会议上,张军表示,我们将探索扩展公益诉讼新领域案件的原则由“稳妥、积极”调整为“积极、稳妥”。今年要重点抓好落实,积极办理群众反映强烈的安全生产、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网络侵害、扶贫、文物和文化遗产保护等领域公益诉讼案件,为完善立法提供实践依据。

    公益诉讼检察工作是检察机关参与国家治理的重要抓手。张军表示,要进一步加大办案力度,着力解决地区不平衡和案件结构不平衡的问题。不少代表委员都说现阶段侵害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问题多多,关键要勇于担当,敢于、善于办案。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