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地方> 上海

上海实施困境儿童保护规程 填补多项儿童福利制度空白

2018-06-13 15:18:44来源:中国妇女报

  上海困境儿童每月可申领一千八百元生活费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丁秀伟

  ■ 王亮芸

  6月1日,上海市《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正式实施。该规程是由市民政局会同市高院、市检察院、市公安局、市教委、市卫计委、市财政局等多单位联合制定的操作指南,旨在通过相关规程保护未成年困境儿童,得到社会高度好评。

  从“朵朵”案开始探索帮扶困境儿童新方式

  上海的困境儿童主要指的是三类儿童:第一类,因为家庭贫困而陷入困境的儿童;第二类,因自身残疾而陷入困境的儿童;第三类则是因监护缺失、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包括被父母遗弃、被监护人放任不管、被不法侵害的儿童。“本次发布的操作规程,重点聚焦第三类因监护缺失、监护不当而陷入困境的儿童。”上海市民政局副局长蒋蕊表示。

  在规程实施之前,社会上出现不少虐待儿童、教唆儿童乞讨、儿童被遗弃的案件。社会各界所熟悉的“朵朵”案是其中的典型案例之一,是由上海民政部门通过诉讼,撤销并转移困境儿童监护权的首个案例。

  2014年朵朵被遗弃在上海医院,父亲下落不明,母亲高某拒绝抚养。两年后,高某仍然以没有抚养能力为由拒绝抚养。隔年,朵朵当时所处的临时看护中心便向当地公安派出所报案,经法院审理,认定高某遗弃行为已构成了遗弃罪,一审判处高某有期徒刑一年。最终民政部门再提起诉讼,由法院判决撤销其对孩子的监护权,指定上海市儿童福利院作为监护人。

  “朵朵”案件虽然经历了3年,但从一开始无法可循,到最终剥夺高某监护权并对其判刑,说明上海市探索帮扶困境儿童的方式初步得到了认可,同时也为后来实行的《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提供了案例设计流程。因此,“朵朵”一案具有里程碑意义。

  规程填补儿童福利制度空白

  上海《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一经发布,就受到了网友们的一致好评。在这之前,微博上各种儿童被不法侵害、被监护人放任不管或被虐待致死的消息时有出现,不少网友呼吁“赶紧将规程全国推广”。

  该制度明确的保障对象为:具有上海市户籍,因父母双方监护缺失、监护不当导致陷入困境,或父母一方监护缺失、监护不当,且另一方无抚养能力导致陷入困境,由祖辈、亲属朋友、相关单位和组织实际照料,同时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

  主要适用情形有:由于死亡(宣告死亡)、失踪(宣告失踪)、查找不到、依法被剥夺人身自由、重病、重残等原因,事实无法履行监护职责的;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儿童的;教唆、利用儿童实施违法犯罪行为;胁迫、诱骗、利用儿童乞讨;以及其他不履行监护职责危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行为。

  操作规程明确,中小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村(居)委会或其他负有强制报告责任的单位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儿童脱离监护单独居住生活或失踪、监护缺失或疑似遭受家庭暴力、意外伤害或其他不法侵害等情况的,应当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或向所在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报告。经过应急处置、评估帮扶和监护干预等步骤,视情况撤销监护人监护资格。以前类似“家长虐待孩子不关外人事”将得以有效解决。

  据了解,在过去,困境儿童不符合社会救助政策规定,如不是孤儿等情况,无法享受基本生活保障。现在,符合条件的未成年人都可以申请领取基本生活费,每人每月1800元。如果孩子年满18岁,但在学制规定年限内,仍在读全日制高中,还可继续享受困境儿童基本生活费至毕业。

  这项配套政策也填补了因父母监护缺失或监护不当,由祖辈或其他监护人、单位实际照料儿童无基本生活保障的空白。

  截至今年5月底,上海市已有216名儿童申请基本生活费,其中111人已通过评估审核。并且,对于如何把基本生活费尽快发到困境儿童手中,确保资金发放安全、规范,市民政局多次与上海银行沟通协调,已为100多名困境儿童“集中开卡”。

  据介绍,目前上海市范围内,每个街镇均设置了“困境儿童社区工作者”,依托居村委会第一时间发现困境儿童,就相关问题及时报告或给予必要的协调帮助,将救助、照护等落实到位。市级层面进一步明确相关工作机构,由民政局下属的上海市社会福利中心以及该中心下属的上海市儿童临时看护中心,承担全市困境儿童相关具体工作的牵头、协调和指导任务,包括对部分困境儿童的临时养育。

  规程具体实施仍需进一步完善

  虽说《困境儿童安全保护工作操作规程》已正式实施,但仍然在操作上存在一定难度。记者初步了解到,规程得到大家认可和赞扬的同时,一些疑问也浮出水面。例如,规程中明确指出保障对象为上海市户籍,许多监护不当的来沪务工子女得不到保障,若老师、居委会发现其被虐待,到底该不该上报?

  “我认为上海实施的困境儿童规程非常好,但仍需要在摸索中前行。”复旦大学教授、上海知名社会学家顾晓鸣十分看好这部规程,“规程的出台体现了上海的温度,重点帮助第三类困境儿童也是出于这类儿童的帮扶在之前无法可循,与第一类贫困、第二类疾病区分开,是十分有必要的。”

  顾晓鸣还表示,规程仍需在两方面做出努力:一方面,需要深入思考、研究调查,从发现困境儿童、认定到执行的步骤都需要严谨调查,不排除有个别人会蹭城市福利的可能;另一方面,需精准帮困,若能利用现代科技,例如大数据等技术进行精准帮困,会挤去许多“水分”。

  “除了在生活上帮扶困境儿童之外,做到思想帮扶,使其不受生活阴影的阻碍健康成长,相信这也是规程的初心。”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