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工作动态> 工作动态

失独再生养家庭:扶助政策将纳入研究

2018-01-08 11:06:11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者按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乡凤凰村村主任杨莉在2017年两会期间提交的《关于强力推进关爱“失独者”扶助政策和制度的建议》,获得了国家卫计委的答复。

    就杨莉建议的“为40岁以上再生养的‘失独者’酌情发放特别扶助金”,国家卫计委称,“这涉及国家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的调整,尚需进行全面、深入、系统的调研,广泛征求意见,下一步将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探索,以及‘失独再生抱养家庭’纳入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政策制度等问题的研究。”

    失独家庭,一直以来就是一个不能忽略的群体。

    如今,国家卫计委给全国人大代表杨莉的答复,让失独家庭和失独再生养家庭又多了一份希冀。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耿兴敏

    失独再生养家庭:期待纳入国家扶助范围

    失独再生养家庭,即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通过再生育、收养等方式再次拥有孩子的特殊家庭。

    我国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少生人口4亿,人口规模得到了有效控制,人口质量提高,经济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因为交通意外、疾病等各种原因,也产生了不少失独家庭。

    在不少失独家庭和失独再生养家庭、再抱养家庭中,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随着年龄增长,其所面临的生活问题越来越多,困难程度也逐渐增大。

    山西太原万柏林区的马某和赵某夫妇,2011年独子猝死,为了能再次生育,他们奔波于北京和山西各大医院,中医、西医、试管婴儿,尝尽了求子的各种身心煎熬,耗尽十万元的积蓄,直到2013年再次迎来新生命,那两年可以说每天挣扎于失子的剧痛与求子的艰辛之中。“2011年失子后对我们家庭打击很大,自那以后我时常精神恍惚无法上班,爱人打工也收入偏低,我们俩人还有慢性病。2013年降临的这个孩子使我们两个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然而,孩子现在快4岁了,我们已年近50岁,精力和财力极其有限,抚养孩子的艰辛、苦涩他人是无法理解,只能独自承受。”

    对于面临的实际困难,这对夫妇表示:“2013年前后,在山西省妇幼医院,曾做了两次试管婴儿,费用三万五千元,希望医院能给予报销。因现租住房非户口所在地,且收入偏低,希望解决幼子上幼儿园与小学时,户口不对应问题。在‘全面两孩’政策下,我们被排除在扶助范围之外(再生育之后失独家庭扶助金被取消)了。”这个家庭强烈希望:失独再生养家庭纳入国家扶助范国之内。

    为了那些孤独的心灵健康成长

2006年12月28日,河北衡水冯立柱的独子冯大伟因交通意外去世,而小孙女格格仅仅出生115天。冯立柱的老伴赵丽君因为难以承受丧子之痛,几乎三年没出过小区院门。而冯立柱曾经试图通过吃安眠药、卧轨等方式轻生。有一次他甚至将汽油浇满全身,是邻居抢下了他手里的打火机才避免了另一场悲剧的发生。大伟去世后的十多年来,是冯大伟生前的朋友,一直搀扶和陪伴着冯立柱夫妻俩走出失独后的阴霾。格格的母亲在大伟去世的半年之后改嫁,将一岁的女儿彻底留给了两个老人,冯立柱老两口一直将孙女视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

2016年6月,冯立柱成立了衡水特殊家庭互助关爱协会。一年多时间里,他带领志愿者们为家乡衡水的失独家庭开展年夜饭、植树节、踏青、赏花、采摘、生日祝福等大大小小三十多场活动,陪伴和帮助刚刚失去孩子的失独父母,探望病榻中失独老人。

2018年元旦的前一天,在江苏省镇江的一次有关失独第三代家庭的座谈会上,6岁的小女孩慧慧令中华女子学院教师张静印象深刻。

    当时,慧慧一直安静地坐在姥姥身边,偶尔会出神地盯着穿着红棉袄、留着披肩发的张静老师看。

    和大家座谈的张静也注意到这个独特的女孩。会后,她伸出手抱起小女孩,女孩则紧紧搂住张静的脖子,脸蛋紧紧贴在张静的面颊上。

“这个孩子是失独家庭第三代,妈妈是独生女,去世了。爸爸再婚,自然就顾及孩子少一些,孩子既跟着姥姥生活,也跟爷爷奶奶。抱着她的那一刻,我感觉到她似乎很少和妈妈辈的人亲热。”张静说话的口气明显带有着酸楚和心疼。

    张静告诉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有几个老人含泪告诉我,自己的孙子曾经跟爷爷说,从来没机会喊爸爸!”

    当失去爸爸的孩子渐渐长大,对着爷爷说“我从来没喊过爸爸”的情景浮现在张静的脑海时,张静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苦楚!

    也许,这也是她坚持为这个群体呼吁和研究的动因之一。2016年,张静的团队做了一次共计373份失独问卷,其中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总检出率为57.1%。

2017年5月,关爱失独暖心联盟召集人张静发起了一个超仁妈妈公益项目“为爬梯妈妈亲子加油”。该公益项目依托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等公募平台及单位的支持。“为爬梯妈妈亲子加油”项目上线后,获得了部分爱心人士对此众筹项目的关注和支持。

    专家呼吁:针对再生养群体和失独隔代抚养家庭应制定专门政策

    就相关问题,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鸿雁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一个政策都有其含义,失独家庭的扶助政策就是针对失独家庭的。如果失独家庭抱养或又生育了子女,从定义上看,这个家庭已经不属于失独家庭了。如果再获得失独家庭的扶助资金显然相对于其他失独家庭来说不公平。

“然而,对于这些失独再生养群体来说,他们确实面临很多困难,年纪很大又要抚养子女,他们的困难也需要解决。如果单纯走民政的贫困救助,确实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刘鸿雁表示,需要对这些特殊家庭有一个制度性的安排。

    一是要呼吁国家专门制定一个针对再生养群体的政策,二是修订失独家庭扶助政策,将再生养家庭纳入其中。

    除了对于失独再生养家庭的关怀,张静认为,失独隔代抚养家庭是新时代中的特殊群体,一方面,失独父母们承受着失独之痛,用孙子女的陪伴作为主要的精神慰藉;另一方面,他们在老年不得已顽强而艰辛地抚养第三代,因为这些孩子们在生活中属于事实上的失依儿童。

“这些老小组合、中间断代的隔代抚养家庭面临着一系列的生存与发展困境:隔代关系、社会支持薄弱、医疗绿色通道、大病救助、经济压力、孙子女的学业辅导压力,老人承担实际的抚养义务但没有监护资格可能影响孩子升学手续等等现实问题,都急需政府部门的关爱和社会的关怀。”张静说。

    卫计委:切实保障失独家庭合法权益

2013年5月,国家卫计委等5部门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通知》,其中规定,自2014年起,将女方年满49周岁的独生子女死亡家庭夫妻的特别扶助金标准分别提高到:城镇每人每月340元,农村每人每月170元。2016年,这一标准被统一为城乡每人每月340元。

    失独家庭也引起社会各方广泛关注。

2015年6月,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在北京召开的“加强计划生育家庭社会保障座谈会”上,时任民进中央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委员、河北省秦皇岛市计划生育协会秘书长孙海云建议统筹解决失独家庭扶助问题。此前,2013年和2014年,孙海云先后撰写了《关于高度关注“失独”者的提案》和《关于对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切实提供温暖和关怀的提案》,并全部被民进中央上报全国两会。

2016年,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十三五规划纲要中,增加了“加强对失独家庭的关爱和帮助”的内容。这对于失独家庭来说,是一个利好而让人感到温暖的信息。

    卫计委表示:下一步,将加强“建立由政府主导的‘失独者’关爱专门网络服务平台”、将“失独再生抱养家庭”纳入计划生育家庭特别扶助制度等问题的研究;将积极向立法机关提出意见和建议,推动出台或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切实保障失独家庭的合法权益。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