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动态> 地方> 贵州

女法官柔性执法化解家事矛盾 贵州清镇市法院“女子法庭”家事审判记

2017-12-07 10:51:41来源:中国妇女报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周玉林

  2017年6月12日,谭某、肖某到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第一法庭起诉郑某、第三人清镇市房屋征收局共有纠纷一案,要求确认郑某与清镇市房屋征收局签订的房屋征收补偿协议中涉及的51万余元补偿款属于谭某、肖某所有,要求郑某立即支付案涉款项,并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查封冻结第三人打到郑某账户上的案涉补偿款。

  “结案很简单,案结事了并不容易,且案件判决不但不能解决没有经济来源的郑某的养老问题,反而会加深双方的矛盾。”第一法庭庭长程丹对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说,“这是我们法庭自今年初定位为家事审判法庭以来的第187件案子了。1~11月,我们受理了辖区内离婚纠纷、离婚后财产纠纷、遗嘱继承纠纷、排除妨害纠纷、共有纠纷、健康权纠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等案件405件,结案343件。”

  “因为第一法庭7名法官都是女性,所以又被大家称为‘女子法庭’。”随后,清镇市法院院长舒子贵和程丹向记者讲述了清镇“女子法庭”的来龙去脉和她们的审判故事。

  家事审判不能一判了之

  为什么清镇市法院将第一法庭定位为家事审判法庭?

  “因为去年新闻上报道了几名法官被案件当事人报复并受伤害,事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凶手都是离婚或家事案件的当事人。清镇是一个正在高速发展的县级市,离婚和邻里纠纷等家事案件也越来越多,离婚案件当事人以女性居多,要深入她们的内心,则需要优秀的女法官和她们沟通交流。”舒子贵这样解释成立“女子法庭”的动因之一。

  2017年年初,清镇市法院以第一法庭为基础,调离几名男法官再调进几名优秀女法官,并调整办案范围,将第一法庭定位为清镇市法院婚姻家事法庭。

  “还是先讲讲谭某两人起诉郑某的案子吧,他们是继子、继母关系,郑某与谭某的父亲结婚时,谭某及姊妹尚且年幼,郑某后来也未生育子女。”随后程丹向记者讲述了该案发生的缘由。

  2008年,谭某出资在清镇市鲤鱼村建房,一年后谭某的父亲去世,房屋建好后谭某让郑某居住在该房屋内,谭某因在平坝工作,上班期间居住于平坝,只有周末或节假日到清镇。2017年1月,郑某与第三人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由第三人支付郑某货币补偿款共计51万余元,并打入郑某银行账户。

  审理中,双方各持己见,互不相让。谭某认为房屋系其出资修建,补偿款应归其所有;郑某认为建房时自己也出了力,而且这么多年都是其在管理使用房屋,故补偿款应由其享有。

  “家事案件不能一判了之,案结之后怎么办?谁来赡养没有经济来源的老人?”于是,程丹决定对该案进行调解。

  程丹与法官助理、书记员兵分两路,对双方采取面对面、背靠背的方式,与双方拉家常,释法明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对谭某告知要念及郑某对其的养育之恩,对家庭的辛苦付出,“孝老爱亲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传承发扬,而家庭和谐了社会才能和谐。”对郑某告知认定房屋归属的相关法律规定,告知郑某作为长者更应带头发扬善良、诚信的良好家风等。

  “人心都是肉长的,慢慢地,谭某、郑某眼圈都红了,两人纷纷表示官司不打了,亲情比什么都重要。”程丹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景。

  最后,鉴于郑某坚持要回老家开阳居住,谭某表示将拿出15万元补偿款给郑某办理养老保险及居住房屋、生活用品等的办理,周末、节假日将尽量抽时间到开阳看望郑某;郑某也表示再不和谭某争补偿款了,家和万事兴,亲情最重要,这个儿子她没有白养。

  心理疏导破解案件执行难

  案件执行难是个众所周知的问题,清镇市法院又是如何探索解决的?

  程丹向记者讲述了一起7年内18次处理未果的案子。

  吴某和皮某同是该市站街镇某村的村民,邻里关系原本融洽和睦。可因争夺一块临街空地的使用权,两户人家数十口人,反复违法闹访、不停斗气诉讼。“从2011年至2017年,当地政府和法院耐心地与两户人家沟通18次,也未能化解他们心中的偏执。”

  2016年9月,清镇市法院依法做出裁判,判决皮某不得妨害吴某合法使用土地。皮某拒绝履行法院的生效判决,吴某到清镇市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本案进入执行阶段,法院多次到皮家释法析理,但其家人依然拒不履行生效判决,非法阻止吴家使用空地。鉴于皮某年逾七旬,且母女性格泼辣。专案组决定,由法院“女子法庭”配合执行局,立即成立“心理疏导女子队”,专门负责对皮家女性进行“柔性执法”。

  “心理疏导女子队”成员均来自“女子法庭”,因为“女子法庭”专门审理“婚姻家庭类”纠纷案件,她们感情细腻、经验丰富,擅长进行心理沟通。

  7月28日,法院依法强制执行。皮家诸女公然抵抗执法,不断威胁执法女队,并不停煽动围观群众。女法官们法理、情感并用,耐心细致地给她们解释经土地行政确权程序已将土地确权给吴某并经一、二审,现在排除妨害的民事判决已经生效也必须执行,司法强制执行行为不得挑衅,为了家中未成年子女及亲人的守望,不要为了眼前的一块地以身试法、鲁莽行事导致丧失自由或造成更为恶劣后果,同时也举了身边暴力抗法的相关例子。慢慢地,皮家女子情绪逐渐稳定,默默地离开了执行现场。

  “她们巧用知识女性特有的知性美德,不卑不亢地捍卫了依法治国的理念,维护了法律的公信权威,服务了站街当地的稳定大局。”舒子贵欣喜地对记者说,一年来,不论案件判决结果如何,当事人对女法官们的审判还是满意的,认可她们的接待态度、审理案件中的认真程度和最终的审判结果。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