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首部0-3岁儿童托育服务行业白皮书发布

2017-11-29 11:53:55来源:母婴行业观察

  ——“幼有所育”应当放开门槛 制定标准 鼓励社会力量参与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幼有所育”排在民生新进展的第一位,可见地位之重要。“幼有所育”,应该谁来育,怎么育,这已经成为公众热切关注的话题,特别是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生育以来,社会各界都在呼吁托育服务的回归。

  11月23日,MoreCare茂楷在山东济南举行开业盛典暨中国托育行业白皮书发布会,MoreCare与腾讯教育共同发布了中国首部0-3岁儿童托育服务行业白皮书。“我们梳理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托育机构的发展历程,以及中国幼儿教育的政策转变,同时介绍了海外部分国家和地区在幼儿托育上的经验和做法,我们希望这部白皮书为托育服务行业的回归提供历史的参照和海外的借鉴,为解决中国家长目前迫切的托育服务需求提出一些回应”。MoreCare茂楷CEO蒋祎淏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托儿所曾经遍布城乡,特别是在城市中的大型企事业单位中,托儿所成为标配,为家长工作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但是后来托儿所几乎消失了。中国的托儿所是怎么消失的?白皮书的研究发现,中国0-3岁儿童托育服务经历了起步、建立到消解的过程。“新中国成立后,借鉴前苏联的经验,部分厂矿企业中开始设立托儿所和幼儿园,在整个五六十年代,厂矿企业中的托儿所是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针对职工的一种福利性的服务,这是托育服务的起步阶段。从1977年到1996年,这一时期是托育服务体系的确立时期,托儿所从福利性的服务开始向社会化的方向转变,但是依然以福利性为主。”蒋祎淏介绍。

  白皮书的数据显示,1980年底,全国22省份已经有各类托儿所和幼儿园98.8万个,入托儿童3474万人,入托率已达28.2%。到了1995年,全国有各级各类托儿所、幼儿园近45万所,其中托儿所有26万多所,幼儿园有18万所。在1995年前后,城市儿童入园入托率城市达70%,农村儿童的入园入托率达32%。

  从1997年到2005年,随着中国经济体制的转型,国有企业深化改革,全面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剥离托育机构等社会化服务职能,以及中国出生人口的下降等因素,中国的幼儿园数量大幅度下降,特别是集体所开办的幼儿园更是数量暴跌,托儿所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减少的更为彻底,大部分城市中都剩下了极少的托儿所。可以说,这一时期托儿所几乎销声匿迹了。

  蒋祎淏说,回顾中国托育机构的发展历程,对于今后托育服务的回归具有重要的参照意义,“当时曾经有多种多样的托儿所,国家鼓励集体、街道甚至家庭和个人开办托儿所,满足社会的需求,门槛不高,充分动员社会力量,满足了家庭的需求”。

  从西方部分发达国家来看,这20年来非常重视婴幼儿的早期教育和发展,一方面把婴幼儿的早期发展纳入政府的公共职能部分,另一方面出台政策,颁布法律法规,制定行业标准,充分调动市场的力量,满足社会的托育需求。2008年9月,英国颁布新的早期基础教育体系(Early Years Foundation Stage,EYFS),并纳入英格兰《儿童保育法案》(Childcare Act 2006),以此促进0-5岁学前儿童早教水平,促进幼儿发展,为幼儿未来学习和生活打下坚实的基础。EYFS体系包含七个学习领域,包括28项目早期教育目标,117个评价标准,对所有的托幼机构进行统一评估。美国的托育市场发展比较成熟,每个州都会对各类日托班的标准有立法要求。

  在我国台湾地区,近年来积极推动公办托育中心,采用公办民营的形式,由政府提供场地和资金,通过招标的方式引进社会组织和学校来经营。同时,台湾地区还积极规范发展民办及个人托育中心,民办及个人举办托婴中心需要达到政府制定的设置标准,并取得房屋安全、消防、食品安排相关证书后才可以到社会局登记,取得许可证书。

  目前,在经合组织国家中,3岁以下儿童平均入托率为34%。而中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中国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 10%,可以说与发达国家有很大的差距。2016年国家卫计委组织的调查显示,当前婴幼儿家长对托育服务的需求较为强烈,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矛盾较为突出。在被调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亲中,有60.7%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的原因。调查到的全职母亲中,有近1/3是因为孩子无人照料而被迫中断就业;超过3/4的全职母亲表示,如有人帮助带孩子,将会重新就业。

  白皮书提出,当前,中国0-3岁儿童托育行业总体的特点是:托育机构数量严重匮乏,主管和监管部门不明确,相关法规和政策缺少,行业标准缺失,社会力量开办托育机构困难重重。可喜的是,国家高层领导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2017年6月13日,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在促进儿童健康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要着眼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的新需求,扎实推进托育服务和普惠性学前教育发展。今年以来,国务院妇女儿童中心办公室组织“0-3岁儿童托育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课题组在上海、山东、四川等地进行调研。根据媒体报道,国家卫计委已经在研究促进0至3岁婴幼儿托育服务发展指导意见的文件。

  蒋祎淏认为,3岁以下儿童的养育模式,经历了从家庭看护到集体看护为主,再到回归家庭看护的模式,随着近年来社会对于托育需求的强烈呼唤,未来专业化科学化的托育机构将会越来越多,专业养育并教育3岁以下儿童将成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儿童从出生到3岁,是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也是可塑性最大的时期,重要的神经元联接将在这一时期形成(或不形成),幼年的各种经历为健康、学习和行为设定的轨迹可能会贯穿人的一生。科学的早期教育不仅有利于开发婴幼儿的学习潜能,提高学习兴趣、增强学习能力,促进幼儿较好地适应以后的学习生活,为其终身的发展创造一个良好的开端,而且从国家的角度讲,促进0-3岁儿童早期发展具有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人民的美好生活应当从幸福家庭开始,应当从娃娃开始。蒋祎淏建议,应当尽快满足社会对于托育服务的强烈需求,在目前国家层面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的时候,“幼有所育”应当放开门槛,制定行业标准,鼓励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到托育服务中来。

 



责任编辑: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