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世界各国教育走向优质公平

2017-09-29 14:11:54来源:中国教育报

  经合组织近日发布的《教育概览2017》显示——

  世界各国教育走向优质公平

  唐科莉

  

    公平与高质量的教育能促进个人实现自我,也带来经济增长。CFP供图

  近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本文简称经合组织)发布《教育概览2017》(Education at a Glance 2017),指出高等教育入学率快速提高,为个人和社会带来了非常高的回报。正在走向优质公平的各国教育不断为未来社会发展提供人力资源,但同时也面临诸多挑战。

  今年的报告涵盖了35个经合组织成员国及伙伴国家,包括阿根廷、巴西、中国、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印度、印尼、立陶宛、俄罗斯、沙特阿拉伯与南非等。该报告涉及有关教育机构的产出及对学习的影响、教育投入与人力资源投入、教育机会、参与和过渡,以及学习环境与学校组织方面的重要信息。

  该报告首次用一章的篇幅呈现了经合组织及伙伴国实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第四个目标的进展情况。在教育参与和过渡一章中,报告纳入了两个新指标——学生高中教育完成率和高等教育的入学标准。此外,报告还特别呈现了针对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阶段学科的深入调查,分析了高中和大学阶段不同学习领域的入学率趋势、学生流动情况及各学习领域资格证书在劳动力市场的情况等,对近年来的教育发展有以下具体发现:

  性别平等取得进展,女性高中教育完成率高于男性

  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女性高中教育完成率高于男性。同时,接受高等教育的男性比例正趋于落后,而且这一趋势未来将继续。报告显示,25岁以下女性接受高等教育比例的平均值比男性高出11%。另外,从过去一年的发展整体情况来看,经合组织与伙伴国已经实现了参与正规和非正规教育与培训课程中的性别平等。但是,各国指标数据存在巨大差异。例如,各国各类课程中女性与男性参与比介于0.7—1.4之间。另外,在阅读与数学精熟度方面,男性与女性的差别也很大,这体现出经合组织各国民众在基本技能的掌握方面存在不公平。

  在毕业生中,尤其是高级中等职业教育的毕业生中,男女比例在某些专业依然无法持平。如今,高等教育阶段的男女比例失衡问题虽然有所改善,但工程、制造和建筑专业的新生仅有1/4为女性;而在卫生和福利专业,女性接近新生总数的3/4;在工商管理、法律、自然科学、数学和统计学等专业,新生男女比例基本持平。

  科学相关领域的毕业生最容易就业

  报告显示,在大多经合组织成员国中,最受欢迎的高等教育专业是商业、管理和法律。在经合组织各国接受过高等教育并获得学位的25—64岁人士中,平均23%的人选择了这3个专业,而只有5%的人选择自然科学、统计学或数学,4%的人获得信息与通信技术学位,17%的人获得工程、制造或建筑学位。而且,这一学科分布与高等教育的新生分布相似,这表明学生对这些学科的兴趣保持稳定。

  但是,报告指出,学生对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的兴趣会随着教育层次的提升而增加。2015年,毕业于这些领域的博士生比例几乎是本科毕业生比例的两倍。高等教育阶段的这些学科也受到国际学生的青睐,在经合组织各国求学的国际学生中,约1/3的学生选择科学相关学科。

  由于工程专业与产业部门联系密切,高级中等职业教育学生比高等教育学生对工程专业的兴趣更加浓厚。约有1/3的高级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选择工程、制造或建筑专业,这一比例是高等教育阶段相应比例的两倍多。

  报告指出,创新型社会的发展需求提高了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相关专业的就业率,在1/3参与调查的国家中,这些学科的就业率超过了90%。具体而言,信息及通信技术(ICT)专业的就业率比艺术及人文学科或社会科学、新闻与信息专业的就业率高出7%。但是,科学相关专业的就业率参差不齐,例如自然科学、数学和统计学专业的就业率与艺术及人文学科专业可能持平,但均低于工程、信息和通信技术专业。

  成年人普遍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更多人选择学习深造

  报告显示,在经合组织成员国,至少90%学生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14年,但是各国平均受教育年限从墨西哥和土耳其的10年到挪威的17年不等。大多数经合组织成员国为5岁以下的儿童提供教育,而且有78%的3岁以下儿童参加过早期教育机构的学习。但由于各国对于儿童早期教育的公共投资较少,该阶段学习集中于私营的教育机构。

  2000年以来,经合组织成员国及伙伴国的劳动力教育程度都已提升。2000年,大多数25—34岁成年人的最高教育程度为高中,而今天,该年龄阶段的更多人士获得了高等教育学历,这一比例从2000年的26%提高到了2016年的43%。根据目前的发展趋势,报告估计,经合组织各国平均有80%的年轻人将在25岁之前从高中教育毕业,49%的人有望获得至少一个高等教育学位。

  报告显示,在大部分经合组织成员国及伙伴国中,拥有高中教育以下学历的成年人占比也在下降,平均从2000年的25%降至2016年的16%。如今,参与高中教育的比例越来越高,但是学业完成方面仍然存在问题。在参与调查的国家中,大约有1/4的学生未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学业,而且这些学生中的4/5没有继续参加学习。报告指出,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因为未完成高中教育的青年人的失业率接近17%,而完成高中学业的青年人的失业率为9%。

  在高等教育方面,报告指出,拥有高等教育学位的成人正在获得丰厚回报,而那些“被甩在后面的人”正在付出越来越高的代价,例如就业环境恶劣、工资低等。与仅完成高中教育的成年人相比,拥有高等教育学历的成年人的就业可能性高出了10%,平均工资也高出56%。而且,他们也比受教育程度低的同辈能更快从经济衰退中恢复。拥有高等教育学历青年人的就业率已经恢复到经济危机前的水平,但未完成高中教育的青年人的失业率依然在低位徘徊。因此,报告指出,青年人越来越倾向于选择继续深造,提高学历水平,而不是在完成义务教育后直接进入劳动力市场。在2000—2016年间,选择继续深造的20岁至24岁年轻人的比例上升了10%,而就业者的比例下降了9%。

  高等教育总支出的增速已超过入学率的增速

  经合组织各成员国每年用于各级教育学生平均经费支出为10759美元,其中小学生是8733美元,初中生是10235美元,高中生是10182美元,大学生是16143美元。

  报告显示,教育支出的增速远远高于各教育阶段学生入学率的增速,特别是高等教育阶段。初等、中等及中等后的非高等教育阶段中,教育机构支出在2010—2014年间增长了4%,而同期入学率增速则略有下降。相比之下,高等教育机构的总开支增速是同期入学率增速的两倍多。报告指出,这体现了各国政府和社会在优先发展高等教育。

  2010—2014年间,尽管初等至高等教育机构的公共支出明显增加,但增速并未赶上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平均增速,这导致同期教育机构公共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下降了2%。此外,在半数的经合组织成员国中,2010—2014年间的初等至高等教育公共支出占政府总支出的比例也下降了。而且,各国初等到高等教育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存在差异,例如加拿大、丹麦、韩国、冰岛、新西兰、挪威、英国和美国占6%以上,而捷克、匈牙利、印尼、卢森堡、俄罗斯和斯洛伐克则不到4%。

  在经合组织各成员国,小学至高等教育的公共支出平均占政府总支出的11.3%。在参与调查的国家中,捷克、匈牙利、意大利、俄罗斯的这一比例不到8%,巴西、哥斯达黎加、印尼、墨西哥、新西兰和南非的比例至少为16%。报告显示,义务教育阶段获得的公共资金比例明显高于高等教育阶段。公共服务部门为初等、中等和中等后非高等教育提供了91%的资金,但仅为高等教育提供了总支出的70%,剩余部分由家庭承担。但是,在2010—2014年间,公共投入用于各级教育机构的开支比例仍大体保持稳定。另外,财政支持也能减少某些高等教育机构高昂的学费负担。报告指出,几乎所有国家和经济体近年来都出台了一些政策、措施,促进高等教育的参与率。最常见的举措与学费相关,如免费或者学费设限、降低特定学习领域的学费,通过学生贷款、奖学金和助学金或税收政策对大学生提供支持。在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75%以上的学生都能享受到政府的助学贷款、奖学金和助学金。

  薪酬低、老龄化,教师职业困境重重

  教师是教育系统的中坚力量,但是报告显示,教师职业越来越难以吸引年轻的毕业生,教师群体正日益老龄化,教育层级越高,情况越是如此。

  2015年,经合组织各成员国中初等至中等学校中50岁以上教师人数占教师总数的33%,而2005年这一比例为30%。此外,教师仍以女性居多,女性平均占经合组织成员国教师总数的70%。但是,高等教育阶段的教师性别比例有所改善,女性教师在学前教育阶段占97%,在高等教育阶段占43%。

  此外,教师薪酬也低于其他同等学历的全职职工。报告指出,这是无法吸引年轻人从事教师职业的主要原因。随着教育层级的提高,教师薪酬也随之提高,但是与拥有高等教育学历的全职员工相比,教师的薪酬仍然仅相当于前者的78%—94%不等。而且,2008年的经济衰退直接影响了教师薪酬,导致某些国家教师薪酬原地踏步,甚至遭到削减。2005—2015年间,在1/3有相关数据的国家和经济体中,教师的实际法定工资趋于下降。

  职业教育受欢迎程度在各国差异较大

  职业教育在许多国家的教育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但是各国之间差异较大。在哥斯达黎加、以色列和墨西哥,接受职业教育或职业课程的年轻成人比例不足5%,而奥地利、德国、斯洛伐克和斯洛文尼亚的这一比例则超过了40%。尽管如此,普通高中教育课程仍然比职业课程更受欢迎。例如,在15—19岁的学生中,参加普通高中教育的人数占37%,而参加职业教育的人数占25%。而且,报告显示,普通高中课程的完成率也高于职业课程。例如,在爱沙尼亚、卢森堡和挪威,普通高中课程完成率比职业课程高20%。

  在一些国家,学生在普通高中和职业教育之间转换非常普遍。在智利、比利时弗兰德斯地区、以色列和挪威,有10%或更多学生的毕业课程不同于入学注册的课程。另外,规定时间内完成职业教育课程的比例在各国差异也很大,从卢森堡的33%到以色列的92%不等。

  更多高等教育机构采取开放式录取措施

  报告显示,超过一半的有数据的国家和经济体都拥有开放的招生体系,这意味着达到最低资格要求的申请者都可以被录取到高等教育机构。但是,特定的学习领域或者高校的入学仍然会基于另一些筛选标准。

  高等教育中最常见的录取要求是学生必须在完成高级中等教育时参加国家或中央级别的考试,以及高等教育机构组织的入学考试。除了国家或中央级别的考试,大多数国家的高校也会考虑其他因素。公立高校的入学标准通常包括年级平均分、候选者面试和工作经历等。

  除了通常的学历资格要求外,一些国家设定了高等教育入学的最低学业成绩要求,通常基于中学毕业证和成绩单;而另一些国家则会组织全国统一考试、高中阶段标准考试或高校入学考试等;有些国家的高校招生要求学生直接向高校提交申请。一些国家要求本国与非本国学生的首个高等教育学位课程的申请和入学程序一致。

  发布该报告时,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表示,高等教育将为个体带来巨大报酬,但是教育系统需要更好地向年轻人解释,什么样的学习才能为他们的生活提供最大的机会。公平与高质量的教育能促进个人实现自我,也带来经济增长。各国应该确保教育能满足当今儿童的需求,并对他们未来的抱负产生影响。

  (作者单位: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信息中心)



责任编辑:陈芊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