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医药医疗合作成一带一路上靓丽的“名片”

2017-06-19 14:15:07来源:健康时报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透露,中医药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16个中医药海外中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

  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透露,中医药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16个中医药海外中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

  明代商船“南澳1号”在海上丝绸之路扬帆起航,这艘2007年在广东南澳岛被发现的古沉船,除了有瓷器等商品外,亦在一次次通商远航中,将舞龙、舞狮等表演式体育活动在东南亚地区盛行。

  时光飞梭,如今便捷的交通也将泰国、马来西亚等海岛风情的水上运动体验推至踏出国门游玩的国人面前。泰国随处可见的泳池,让游泳成了他们从小就掌握的一项技能。

  “冲浪、浮潜这些水上活动在泰国非常普及,”人民日报驻泰国记者俞懿春说,“浮潜的体验很特别,它不仅是漂浮在水面的活动,还有漂浮、下潜等等,增加了与海底生物亲密接触的机会。”

  泰国、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岛国虽然常年处于高温之中,但除了游泳、冲浪等冲刷热浪的水上运动之外,跑步健身也同样备受喜爱。

  俞懿春说,几乎每个周末,泰国地方上都会有马拉松热力开赛。她认识的泰国高中生放学后会去健身房锻炼,“他们的课余时间多,学校比较重视课外运动,也会组织瑜伽、舞蹈、足球赛等体育活动。”

  从东南亚的无垠大海,到蒙古的无边草原,不管气候地势如何,对体育的热情似乎是人类一起撰写在基因里的共同点。

  在蒙古草原,热闹的摔跤比赛贯穿了国人欢度的大小节日。蒙古语中摔跤称为“搏克”,十三世纪已盛行于北方草原。人民日报驻蒙古记者杨涛说,“摔跤既是考验耐力与技巧的体育活动,更是一种锻炼身心体魄的娱乐活动,三五岁的孩子就开始进行摔跤了。”

  可以说,摔跤是不需要任何道具,也几乎没有门槛的纯“徒手”锻炼,但却也是属于游牧民族的勇敢游戏。在这片热土上,每年七八月举行的“那达慕”大会也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人,摔跤也成了一项势必体验的活动。

  不过看似简单的摔跤,却能由捉、拉、扯、推、压等十三个基本技巧演变出一百多个动作,力量是勇士们获胜的基础,灵活的策略也必不可少。

  和蒙古同属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的哈萨克斯坦人,则更热衷于冰雪运动。作为哈萨克斯坦乃至整个中亚的金融、教育等中心,阿拉木图的市徽图案就是一条奔跑在雪山中的雪豹,在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为孩子准备的雪橇,每到周末或节假日,被称作“哈萨克斯坦骄傲”的麦迪奥高山滑冰场就非常热闹,冰雪运动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不管是阿拉木图的冰雪之巅,还是撒哈拉沙漠的荒野尽头,体育文化的互通交流分量会越来越重。如今的戈壁沙漠上也成了骆驼赛、越野赛车等体育活动的竞技场。

  近一两年,共享单车也逐渐出现在“一带一路”上。在带来环保、便捷之外,共享单车更增加了大家运动的机会,达到了健身的效果。

  与生活相容是发展体育事业的积极现实,民心相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社会根基,《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强调“积极开展体育交流活动。”最新发布的《共建“一带一路”:理念、实践与中国的贡献》中也提到,“体育合作在蓬勃发展”。

  “一带一路”,也是一条有着不同民族文化的信仰之路,他们用各异的方式诠释着幸福。

  西南经济带中泰国是佛教之国,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非常讲究跪拜礼仪,通过跪拜来表达自己最高的敬意。

  人民日报驻泰国记者俞懿春介绍,母亲节是泰国的重要节日,在每年8月12日这一天,每一位泰国人都会对自己的母亲行最高的跪拜礼,并献上茉莉花环。同时还不忘陪母亲好好吃一顿饭。学校也都会在这一天给学生放假。中小学也会要求学生在这一天为母亲献花。

  同属东南亚的印度尼西亚,这里的人喜欢“被原谅”。“新的一年,我们是从请求对方原谅开始的。”在北京语言大学读研究生的印度尼西亚留学生温惠清说,新年第一天,他们走亲串巷,却是向亲朋好友们检讨自己过去一年犯的过错,请求对方原谅。

  而在巴厘岛静居日这天(巴厘历10月1日),每个人都会在家进入一年一度的自我反省,街上除了执勤警察、警车、救护车、旅游车辆外,没有任何其他行人车辆,所有店铺都大门紧闭。人们一日不升烟火,不谋炊饮,不出居所,不欢乐也不悲伤,只是静静地思过,以求内心的安宁,夜晚也不点灯,整个巴厘岛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响声。直到第二天早上6点,才恢复正常生活。如果说他们的幸福是反省来的,那么南亚的不丹,对于幸福的追求,则是自然流露。图片来自蒙古旅游局网站、哈萨克斯坦驻华大使馆网站、印尼旅游局,不丹是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全国禁烟的国家。全境禁止销售香烟,所有公共场所都禁止吸烟,厕所也在禁烟之列。如果发现房内有人吸烟,警察有权破门而入,掐熄烟头。在不丹如果游客想要携带烟草,要交高额的“吸烟税”,而且最多不超过200支或150克,如实申报价格后会,还要缴纳200%的税费。

  作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西方发达国家,新西兰也是一个幸福国度。汇丰银行2015年一项调查显示,在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关系方面,新西兰是世界上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

  人民日报社驻澳大利亚记者李锋由于工作关系,认识了不少新西兰朋友,他们认为,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是保持身心健康的重要前提。很多新西兰人下班后根本不接手机,甚至把手机关掉。而当工作与生活的矛盾实在难以调和时,新西兰人更倾向于选择家庭。不久前,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突然宣布辞职,理由就是当总理太忙了,感到很亏欠家人,于是辞官回家。

  如果觉得平衡好快速繁忙的工作和家庭有点难,那么在成都,“一带一路”上的重要节点城市,或许可以让你慢下来。成都有句老话,“宽巷子不宽,窄巷子不窄”,远离市井车流,巷子生活是成都慢生活的代表。有时,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皇帝内经》、《本草纲目》被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中医针灸载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青蒿素以快速防治疟疾技术在东南亚和非洲等地区挽救无数病人的生命……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医出现在各国“家门口”,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新选择,也发展出各国自己的特色。

  “中医真的太神奇了!”一位已在新加坡定居两年的华人王萍告诉记者,即便离开了中国,她依然习惯用中医调理身体。大大小小的中医诊所遍地开花,也给她的医治带来了便利。

  新加坡的中医与中国传统中医十分接近。草药汤剂、针灸拔罐、中医康复理疗等道地的中医疗法,对于新加坡来说并不陌生。在新加坡中华医院,每天都有来自中国当地的中医坐诊,收费也相对便宜,被当地的居民普遍接受。而且,新加坡很早之前就已有了中医师法案,对针灸师、中医师进行注册管理,确立了中医在新加坡的合法地位。

  如果说传统中医是望闻问切,高新设备则是中医“望诊”的延伸。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让新加坡羡慕的,是设有磁共振等先进仪器设备的中国本土中医院。新加坡中医大多是个人开设的私人诊所,也期待能够拥有一所类似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的中医院,作为中医学术研究中心。

  在“一带一路”的路上,这已不难实现。中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透露,中医药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16个中医药海外中心,3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办了数百所中医药院校。

  就连“马杀鸡”泰式按摩,作为古代泰王招待皇家贵族的最高礼节,也与古老的中医有着深厚渊源。据泰国典籍记录,早在公元13世纪,一批讲泰语的民族从中国东南部迁移到泰国曼谷永河流域,中医传统按摩的手法相互交融,影响了传统泰医和泰式按摩的起源与发展。与中医推拿原理相近,正如《皇帝内经》所崇尚的“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泰国古式推拿也认为,气在静络中堵塞人就会不舒服甚至生病。通过按摩疏通穴位和关节,能舒筋活脉、消除疲劳。现在,泰式按摩已独树一帜,被来自全球各国的大众喜爱。

  在“一带一路”中蒙俄经济带的俄罗斯这块土地上,不少俄罗斯人也成了“中医粉”。除了本国的索契之外,黑龙江池也是俄罗斯人的疗养胜地。据俄新社报道,36位俄罗斯老人抵达黑河体验,对传统中医理疗赞不绝口。由于俄罗斯气候严寒,易引发关节炎、风湿、肥胖症等慢性疾病。拔火罐、针灸、涂抹矿泥等传统中医疗法,与旅游相结合,精神和身体上都得到了放松。

  谈中医影响,远不止于这几个国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中医药已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卫生组织数据称,中医药已在世界29个国家和地区获法律认可,18个国家和地区纳入医疗保险计划。

  显然,《关于推进“一带一路”卫生交流合作三年实施方案》中,根据沿线各国民族医药特点开展中医药医疗合作,已然成为一带一路上一张靓丽的“名片”。



责任编辑:陈芊润